您当前的位置:人民汽车网 > 要闻 > 红灯区卖淫女自述出卖肉体谋生亲生经历 这么滋润?

红灯区卖淫女自述出卖肉体谋生亲生经历 这么滋润?

发布日期:2018-04-14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吴小莉
红灯区卖淫女自述出卖肉体谋生亲生经历,这么滋润?生活在红灯区的卖淫女的生活究竟是怎么样的?是享受着肉体的快乐,还是过着惨不忍睹的生活,近日,2个红灯区的卖淫女讲述了自己出卖肉体卖淫时的亲生经历,原来是这样?下面小编带你看。

  Kayleigh是个DU瘾者,同时也是3个孩子的妈。由于工作特殊,孩子不得不和外祖母一起生活。她坦言觉得自己很“恶心”,曾用漂白剂“净化”自己,结果搓得太用力,皮肤长水泡得了感染。

   16岁就开始接客的Kayleigh,已经工作20年…..因为交友不慎还染上DU品。“记得那时我手上都是针眼。父亲非常恼火让我去戒瘾,母亲更是差点不认我这个女儿。”

  Kayleigh曾是一个前途无限的运动员,约克郡跑得最快的姑娘。而卖肉赚钱时,她总是边工作边泪流不止。“只要我一接客,回家洗澡就用力搓自己。Sammie Jo之前待过监狱。她曾说过,因为童年时期遭到虐待,所以出卖身体赚钱不是什么难事,感觉自己就像失去灵魂的空壳。

   离开监狱后,阅读就成为她日常最喜欢的消遣活动,比如阅读《五十度灰》:“我确实也做了很多像书里的东西。但对我来说,那本书描述地很脏。”Sammie Jo因为DU瘾每天要花上120英镑(约人民币994元):“我很厌倦,也准备戒掉它。但当我走出监狱,准备彻底和DU品说再见的时候,我被性侵了。”

   而被指控性侵Sammie Jo的人,最后被判无罪释放。“我知道很多人被性侵,但并没有去吸DU麻痹自己。但我却这么做了,而且还酗酒。之后我彻底堕落,走上了出卖身体的道路。”

   Sammie Jo的妹妹Stacey,也在霍尔贝克Holbeck 红灯区工作,A policeman patrols near a temporary police station erected in the red light area in Ipswich,Sammie Jo最近陷入了爱河。尽管如此,Sammie Jo仍无法停止现在的工作。她的男友接受采访时,表示在两人交往前就知道她的工作,但并不介意,“她并不会亲吻她的客人,她和他们之间没有爱只有性”。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